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吐槽而已,关于戳式神

觉醒前的夜叉看不出什么亮点…总觉得就是一脸阴沉(???)感觉戳他之后连着几天会被飞叉爆头(啊???)主要是我没太多用过觉醒前形态
觉醒后,扑面而来的骚气,拽拽的诶。
皮肤叉吗,觉得有点像动漫里吊吊的但是人气不错的看似反派的正派…(啥???)

总觉得没觉醒的青坊主就是那种被戳也忍着然后淡淡说一句“不要戏弄贫僧”的那种,有点可调戏的意思
月照禅心?总觉得他有点似笑非笑…感觉月照禅心版本的青坊主有点可怕,总觉得他表面上不介意我戳他但是等我转身就会一杖挥上来(…)
觉醒后的青坊主吗,根本不敢戳,脸上隐约写着一个“滚”。


还有叉子新皮肤我总觉得变瘦了,是因为包起来了吗

占个tag抱歉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四)

身为式神青坊主很少做梦。他的传记并没有完全解锁,所以他只依稀记得成为式神之前的一些片段式记忆。

他现在只模糊地记得他“生前”的事情——也就是身为人类时候的事。

他在梦中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觉看着一切,看着那个小和尚在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寺庙里度过的点点滴滴,小和尚永远背对着他,但是青坊主知道那是自己。

寺里一直传来击打木鱼的声音,梦里有人贴在他耳边轻轻的一直重复一句话他听不清的:“…浮生一梦…”

那种感觉很奇怪,每次从梦里醒来青坊主都觉得心悸不已,明明梦到的都是自己生前的日常,却会莫名其妙惊醒,同时有一种遭遇了很恐怖的事情的感觉,甚至有时候会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只当自己修行不够还会被旧事所扰也没在意,但是却对自己的“传记”有些好奇。

比如自己是怎么堕妖的?堕妖之后再到被阴阳师召唤也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他是天生的四星,而那多出来的两颗星应该是来阴阳寮之前自己修行的成果吧。

但是约莫是传记没解锁的原因,他非但想不起来,还越想头越疼,甚至有点胸闷气短…

…胸闷气短?

在半睡半醒状态间的青坊主好歹清醒了些,抬起手臂放到胸前…

鬼角。他摸到了一对光滑坚硬的鬼角,凉凉的,还带着弧度。

寮里有这样的角的只有夜叉。

轰隆一声惊雷,天际被闪电照亮,青坊主看清了,那就是寮里的夜叉,此时这家伙正趴在自己身上,一身擦伤,有的地方甚至还有血迹,简直就像被一群跳跳犬咬过一样。

然后青坊主就醒了,是真的醒了。

被叉团压醒的。

为啥这么个小团子也这么有压迫感,青坊主把那个看样子也在睡梦中的团子从胸口取下来,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一边的天泛起了鱼肚白,另一边的天被夜穹笼罩着,黎明将至了。青坊主这么想着疲倦地翻了个身,顺带把叉团圈进怀里。

如果现在再睡一会,也许还会做个梦。


夜叉变成了叉团,战斗力虽然不确定又没有掉下去,但是晴明坚决认为带着巴掌大的团子出去掉价,于是妖狐被召唤到战场上的几率更高了。

“寮子里还有那么多其他式神为什么偏偏是小生!”妖狐挑眉抗议。虽说妖狐是个觉醒了的妖怪可是他仍旧是觉醒前的打扮,有着面具的遮挡他就是眉毛挑到天上也没人看。

“因为你和叉子都看脸,属性差不多。”晴明懒得和妖狐多费口舌,随便扯出一句,并且无视妖狐隔着面具飞出的谴责眼神,“好了好了别闹了,今天吞大佬带你们。”

“为啥是酒吞?!明明是姑姑一飒就能解决的问题!”

“因为你们的姑姑太过劳累受了风寒,身体不舒服,本大爷带你们你们有什么意见?”酒吞不耐烦地瞥了眼妖狐,盔甲闪着寒光,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但是却因为他肩膀上那个白毛团大打折扣——五十分之一茨木太粘酒吞。

妖怪会受风寒?答案当然是不,妖怪几乎是不会生病的。只不过姑姑是在劳累,每天早出晚归,操心地羽毛也没有那么有光泽了。

不…小生没有意见。知道酒吞是姑姑带起来的,大约是受了姑姑的影响对寮子里的式神始终有一种保护欲和责任感,虽然大爷架子在那可是偶尔贫嘴是没有关系的,可是震慑到妖狐的反而是那个毛团,总觉得有一种可怕的存在感。

…还有一种无形的气场,怎么说,圈定领地?

“诶…”妖狐叹息。

不过看到旁边站着的妖琴师也无所谓了,反正如此好韶光,又有美人相伴,下个本多打一会,岂不美哉?当然,能牵个手什么的就更美滋滋啦,可惜他和妖琴师一左一右立在酒吞旁边…而且他刚刚是白了我一眼吗?

今天也在心塞的妖狐依然只突了两下,幸好酒吞并不在意鬼火的去留,换作寮子里脾气不太好的座敷可能会忍不住揍他一顿。

就是这样不洗脸的自暴自弃行为导致妖琴师的余音无一例外地都落在吞大爷身上,妖狐心更塞了。

后排目睹一切的神乐觉得自己应该问问夜叉平时用什么洗脸的,妖狐这样还有救吗。

所以这一切都是叉团的错,如果夜叉在他这会就不用上战场了,舒舒服服结界里呆着不好吗!

可惜自己的位置居然和夜叉掉了个个,现在在结界里呼呼大睡的是叉团没错了。

不过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整叉团的妖狐一点也不知道夜叉身为团子其实战斗力一点也没掉,正在寮里把一群小R卡们逗得嘻嘻哈哈。况且就算他和夜叉脸都没好到哪去,夜叉一叉子下去保底输出也比他高。


“啾~”黄泉之海!

一股水流从庭院水池中涌起,溅起的水珠洒了旁边的小R卡们一脸。小式神们中并不乏善于控水之辈,可是见到一个善于控水的团子还是都忍不住要大呼神奇。更何况这个团子还叼着个被刻成叉子形状的木片,这就更神奇了。

那个迷你叉子是青坊主闲来无事做的,做的有些拙劣,然而叉团却对这个木叉十分满意,就出去显摆了。

最近庭院也是被酷暑袭击,呆在寮子里无所事事的式神都热的发慌,只想安静地呆着,吸血姬更是连血也不想喝,最嘴欠的般若干脆变回小纸人连话也不说一句。所以对于庭院中的喧闹也没有谁有什么意见,小式神们喜欢玩闹,酷热并不能影响到他们,更何况鲤鱼精还好心给他们发了泡泡。青坊主安静地坐在树荫里,看着他们玩闹,露出了个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微笑。

他以前应该是没有这样的生活的,不论是生时还是为妖后的日子。

这么想着他脸上突然间溅到了水花,反应过来去看,夜叉打激起的水柱不停地从池塘里冒起,弄得周围走些狼藉了。仗着鲤鱼精给的水泡小式神们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欢呼起来,甚至有些式神记起了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青坊主觉得叉团在偷瞄自己。

————————————————————————————
大家照顾好自己
这儿感冒了…鼻子完全排不上用场,喝口汤都感觉要窒息
顺便就是这么一说,叉团和青以前是有故事的x
不见得是好的故事,不过文风走向是欢乐的放心

什么我已经一百粉了吗?等我先把五十粉返文填了吧
你们还要看微信体吗
不要看我也做xxx

有人问我要头像原图我就发一下
个人超喜欢这个青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三)补完尾巴

事实上团子不是被姑姑丢了,而是自己趁着青坊主和姑姑不留神滚走了——青坊主居住的别院里草木茂盛,可供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团子瞬间消失的契机不要太多。

叉团非常有目的性,它灵活地行动,最终在一个草丛中停下——再往前几米就是属于妖狐的住所。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味道,那是异国的熏香,没想到妖狐真的如他所夸耀的一般有这种奇怪的东西。果然是撩妹狂魔就一定得有些奇怪的东西。这种熏香具有安神的作用,是淡淡的一缕幽香。如果是旁人一定会陶醉的,但是叉团毕竟是恶鬼团子欣赏不来,而且也吸不进太多这种气体,所以叉团并没有迷醉。

不一会儿叉团发现了夹杂其中另一股妖气——那股妖气属于妖琴师。

如果有谁现在扒开草丛就会发现一个惊讶的叉团,你看它的绿豆眼都睁得蚕豆一样大了。

因为叉团也没有认真听姑姑的话,在不属于一个团子的智商上线的时候叉团全程思考逃跑路线。所以他没想到妖琴师会在妖狐房间里。

有点可惜,白来了。如果妖琴师在,出于各种原因,叉团是不愿意出场的。

算了,自讨没趣,走了,不知道青坊主那秃驴会不会…

然后就被捡了起来。

…酒吞,你大爷。




放——我——回——去!

这是夜叉心中唯一的想法。

他特别想回去,虽然青坊主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来了这个寮就变得傻的可以,还一直搓它搞的他没法好好休息,但是那种待遇比起现在来不要好太多。

为什么酒吞晚上遛弯儿会把那个五十分之一茨木拿出来???啊???还放在肩膀上!!!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大江山扛把子!

没错,现在叉团被酒吞捏在手里,鬼王大人肩膀上某个小它一半但是周围的怨气都要凝聚出实体的白色毛球还试图冲下来,虽然它就只有一个婴儿的拳头那样大小却又一种百万恶狗下大山的气势——这个是茨木碎片。

…为什么一个碎片会长成这样。也是很迷。青坊主的碎片就不是这样的。

"哟,变小了还这么活跃?"酒吞捏了捏叉团,不知道是手感太好还是怎样啧了一声,茨木团子的不满情绪更甚,叉团怀疑如果这团子有嗓子估计就是几声嘹亮的犬吠。

酒吞,你是不是忽略了你不剪指甲这个事实。

夜叉第一次觉得青坊主是何其温柔,酒吞这么一捏他吱都没来得及吱一声就感觉一阵窒息,也亏叉团的迷之构成,酒吞渐渐的指甲几乎都要戳进去了还没有破,但是叉团在那一刻深深感到自己是不是要漏出馅。

酒吞可能是真的是执意想看看叉团的馅料是什么颜色的,捏起来没有个停。

捏吧捏吧大佬,捏完了放我回去。

叉团想死。


————————————————————
这篇文里叉团和大师的关系没这么简单啦
明天争取来一发粗长
最近旅游回来…事有点多见谅
50粉反文我会努力的
然而已经快100粉了掩面哭泣
我会努力的!!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三)


开场,对面一袭盛装的妖狐一马当先,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随后挥动折扇,紫色的风刃绵绵不绝地从扇顶甩出,木台下的业原之火也仿佛受到牵引,向着阴阳师一行人喷吐烈焰!

“踊れ!荒れ狂う嵐の中で!”

紫色的风刃在空中飞舞,几乎就要擦到妖狐的脸颊。

对手的目标是妖琴师。

妖狐一族是风的子民,他们运用风的能力强过一般妖怪。他们会将自己的妖力灌注在风中,然后让风以刃的形式攻击敌人,就是风刃。

如果说风刃是他们一族的拿手技能,狂卷风刃就是妖狐们的看门绝技。一般是连着两记风刃就会停止,但一些灵活的妖狐会在舞动中掌握平衡,让折扇带动狂风多次切割,爆发出更强大的杀伤力。

通俗的说,这是看脸的。

晴明家的妖狐从来没突超过五下…可这个…

这只妖狐本来不够强大,但这显然是一只老练的妖狐,硬生生突了…四十七下。

就算副本妖怪攻击力不高,可是就算是苍蝇挠痒痒也是整整四十七下。妖琴师血量并不高而且本来也受了些小伤,哪可能承受得住。

对方突完之后,妖琴师的形体也随之消散,变成小纸人了。妖狐忍不住去看了一眼,琴师身上遍布风刃划出来的伤口,有些惨不忍睹。

队伍里还没有桃花。

那边的妖琴师闷哼一声倒下,这边的妖狐就呼吸一滞,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一下,憋得慌。想说些什么来发泄,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晴明空手划了个言灵•星,灵力从虚空中汇集到他们这方,攻击力大副提升。辉夜的火留着,妖狐的回合也到了。

“踊れ!”

妖狐怒吼,甩开折扇,狂卷风刃全开!叠加了御魂•针女以及言灵•星,妖狐战斗力一瞬间飙飞到平常水平之上!

其实也不是没阵亡过,妖琴师阵亡在他之前也不止一次,甚至妖琴师也被对面的妖狐突死过,但是这次妖狐无法平静,甚至感觉到有些郁结。

报应。妖狐突然想到这个词汇,苦笑一声。还真是报应,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做那么多坏事——尤其是那件…

这么想着妖狐手上动作也没有停下,也许是怒火下的突破,一向只能两突的妖狐突了十几下。虽然不比对面的妖狐来的厉害,但对面的妖狐是倒下了,甚至倒下的妖狐还多挨了两三下,阵亡得支离破碎。








叉团轻轻地嗤了一声,然后动了动,无声地滚到走廊的另一边。

膝上的重量消失,正午暖和日光下,昏昏沉沉的青坊主勉强清醒了些。

不久前他已经确定,从本质上来说这纯粹就是个一个沾满夜叉妖气的团子(说不定可以吃?)。这样看起来就像是夜叉自己化形成了汤团子,不过这显然不可能,夜叉会做这种事?叉大爷哪有这么无聊啊。

话说刚刚它在干什么,打喷嚏?

有人咒他吗…

怎么了,变成团子还有人咒他吗。

…能咒他什么,咒他化掉吗,还是咒他滚着滚着就露馅而死了?

说起来这个团子明显就是觉醒叉的样子,那如果未觉醒时被变成团子呢?里面是赤豆馅吗?

这么想着青坊主也被自己逗笑了,全然没有了急着帮夜叉团子解咒的心思。叉团大概是看他分心了感到不满,但是兴许是青坊主笑了吧,叉团没有捣乱。

不用这么着急解咒吧,这样的叉团多放几天也无所谓…毕竟青坊主觉得叉团比夜叉可爱、好玩多了。

以前的夜叉可没有这么好相处,他和寮里一干活跃的式神结下不少梁子,三天两头闹得寮里鸡飞狗跳也就算了,偏偏连寮里没多少存在感的青坊主也深受其扰。——比如夜叉一旦惹到惹不起的主之后就满寮乱跑,不知为何最终总是跑到青坊主屋内,纠纷解决之后还偏要在青坊主住处多都留一会儿,和青坊主扯天扯地。当然咯,青坊主只是单方面听他讲话而已,只当是来了只大苍蝇。

叉团就比夜叉好多了,横竖也只能发出简单的音节,再说这个巴掌大的团子又能怎样作妖。

…而且叉团的手感好极了。青坊主这样想着,把滚到一边的叉团抓了回来。叉团脾气立刻上来了,先是东躲西躲,然后意识到自己身处角落无路可去时干脆自暴自弃地用两个尖尖的角状凸起对着青坊主伸来的手,奈何那对“角”连皮肤都戳不破,只是握上去有点痒。

丝毫不影响青坊主“蹂躏”团子的心情。

…如果叉团体内夜叉的意识够清醒,估计此刻脏话都说尽了。

如果被施咒者知道叉团此刻在庭院里享受日光享受怀抱,而不是和平时一样在觉醒和大蛇层里累死累活地在黄泉水中荡来荡去,施术者估计要气死。

不过施术者暂时应该不会在意这茬了,毕竟施术者也身陷麻烦。

午后的阳光并不刺眼,温暖而柔和。青坊主也没有事情做,不久后就身子一歪沉沉睡着了。叉团乘机从他膝上滚下来,消失在庭院的草丛中。




这一觉睡得有些久,青坊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这个点姑姑差不多应该带狗粮回来了。

不过姑姑这次回来的有些晚,看起来也比平时疲倦不少。不过收获也颇丰——她不仅带回了那几只妖刀预订的狗粮,还额外带回来了几个刚刚满了三星的达摩。

这些是准备给谁的?

算起来寮里三星满的式神有夜叉,辉夜姬,还有的就是一堆摇摇摆摆的奉为达摩。难不成是给辉夜姬的?

“是给夜叉的呀!”姑姑笑着说,“夜叉不是才抱怨晴明有稀有度歧视么,况且辉夜才刚刚来,升星的事情可以缓一缓。”

“诶?”青坊主愣了愣,这才想起来姑姑大概是很早就出去了,根本没心力来关注早晨庭院里的小小风波。所以姑姑是不知道夜叉变成叉团的事情吧…

不知何时叉团也滚出来了,青坊主有些想把它扒拉回去,但是姑姑眼尖已经发现那个团子了。柔软的黑色羽毛一闪,那个团子就出现在姑姑的羽翼间。姑姑深情柔和难掩惊讶,青坊主怀疑她已经猜出了这个团子是谁。

然而姑姑没有。

“这个团子很像夜叉呢…”姑姑称赞着“是你做的吗?不过掉在地上不能吃了…诶,这上面有夜叉的气息。”

“唔…这并不是贫僧做的团子,他就是夜叉。”青坊主只好满脸尴尬地解释。

没想到姑姑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有些失望,说是变成这样就不能升星了。看着姑获鸟掩饰不住的笑意,青坊主觉得她根本没有相信。

不过…真的是准备给夜叉的升星材料?晴明打算先四夜叉吗?

姑获鸟六星,还没有满级,带狗粮对她来说本来就是修行。此刻她已经吃完了晚饭,正准备早早睡觉,顺路捎来几个达摩本就当成睡前散步,离天色黑下来还早,姑获鸟索性在青坊主这坐下来,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其实让夜叉先升星是我的提议…”姑获鸟用羽翼掩着嘴笑了起来,“不要看夜叉吊儿郎当,其实夜叉也是一个可靠的孩子。”

可靠的孩子?

“…????”青坊主的表情像是听到有人说酒吞是红叶黑。

“我带夜叉的时候,夜叉从来不抢火…”不不不那是他抢不过姑姑你吧,姑姑你飒一下对面就死光了哪里还有他的回合啊!…“而且就算是拿到火也很努力呢。”

青坊主回忆了一下,也对,夜叉似乎状态再差也能两突…

“而且夜叉来寮里的时间比辉夜长…总之,是一个惊喜哟,晴明大人也没有意见,毕竟是姑姑用自己挤出来的时间带出来的狗粮。要保密啊?”

青坊主想说夜叉就在这里啊还怎么保密,但是转念一想就他这么一解释姑姑未必相信,也就释然了。况且一直多动症发作的叉团在姑姑羽翼见就像一个真正的团子一样无声无息。

姑姑寒暄了几句就走了,不过后来的几句也没有听得多清楚,只是一味应和,大多听下来都是些今天那些式神惹了点什么事情,今天晴明又抽出了什么啦…姑姑走后,青坊主望着那几个白达摩发了很久的呆,直到天都黑透。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

他说他忘了什么,原来那个团子还在姑获鸟那里。

等下该不会被扔了吧!




————————(。・ω・。)ノ♡——————

那啥最近更新可能会慢下来,但是我会努力的,恩…这章还是水得一比的一章啊…咸鱼躺。

晴明的部分设定代表我
以及业原火妖狐突了四十七下是我数的但是不确切,为什么妖琴没跑过是因为当天他的速度媚妖被我放兔子身上充数没取下来。打的时候我看的,对面妖狐开场先突,结果妖琴先死了,我家很难得地突了十几下,把那个副本妖狐突死了
顺带吐槽,每次换式神都在ssr里找姑姑😂在sr里找草…
以及你们家式神有什么好玩的名字么?
比如我家啊
青坊主叫谁也不渡,夜叉叫爱渡不渡
妖琴师叫余音不给,妖狐叫爱给不给
鬼使白叫不是你弟,黑哥叫爱认不认

青:我觉得他们画风不对啊?
琴:从此他们永远无法得到余音和鬼火…
白:炸死算了。

来啊,评论区一起聊聊式神的取名方法(?)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二)

这张没什么实质内容
这次脑洞本来就是冲动搬出来的
于是不得不边想边写(扶额)
甚至想挖坑就跑来着x
所以内容有点水果咩(不是有点…)
昨个儿突然找到同好开心到炸飞
所以我准备跪着写完这篇x


——————————(。・ω・。)ノ♡——————————

团子最终被决定养在青坊主那。

其实有很多人想要养这个团子的,青坊主也没有刻意争取“抚养权”…

可是为什么这个团子如今正在青坊主的斗笠上打盹…

回到五分钟前,妖狐自然不愿意养,晴明捂着肝表示不情愿对一个惹事团子给予太多特殊关照。酒吞大佬根本就没有出来看一眼叉团,前些天晴明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砸回来的茨木碎片还养在他那里呢——话说碎片需要养育吗,和茨木一起砸回来的小红花还在仓库里积着灰呢——辉夜姬还是重点照顾对象,姑获鸟和鬼使黑忙于带狗粮…

当然有人愿意养也有条件养,那就是妖刀。妖刀虽然不动声色可是脸颊都红起来了,明显就是想要养的样子。

可是当她向叉团靠近的时候,她从不离手的四十米长刀在地上拖得嘎啦嘎啦作响…没有洗净的血迹,地上拖出来的火星…

哇,平安京长刀杀人狂。

叉团瞥见,立刻吓得尖叫一声,扑进青坊主怀里。

妖刀立刻就不开心了。青坊主只好抱紧这个瑟瑟发抖——等等这个团子戏怎么这么多?!——的团子,往四星满的鲤鱼精那里凑了凑。

虽然并不一定挡得住五星妖刀…

于是妖刀姬也被排除了,因为晴明怕叉团搞事惹怒了妖刀,然后第二天只能吃汤团切片什么的。不过淋上蜂蜜会不会更好吃?咳,开玩笑的…

最后还是推给了青坊主。

于是就形成了这副局面。









虽然夜叉变成了团子,但是脾气一点没有随着身体的缩小而缩小,反而越大地大了起来。

“诶…”

这是站在青坊主住所门口不敢入内的式神们。

青坊主也很无奈,一种童女鲤鱼精们也很委屈。但是叉团坚决地窝在青坊主斗笠上,大有要在上面生根的意向。然而青坊主摘下帽子,叉团就很敏捷地跳走了,离门口那群小家伙始终有一定距离。

半分钟前叉团刚刚从这群小姑娘小伙子的“魔爪”里逃出来。因为平时寮里的大爷之一(还有一个是吞大爷)变小了,好奇心重的小式神们都好奇得如同猫爪挠心。但是又不敢说自己擅长照顾团子,只能等青坊主把团子带回来才来围观。

奈何夜叉果然大爷心性,不愿意被当成吉祥物更不愿意被随意触碰,以团子的体态躲躲闪闪,竟然没让那群孩子碰到分毫。青坊主在一边看得啧啧称奇,走过去想要帮孩子们一把,叉团却跳到他的斗笠上去了。

…如果有平安京跳高赛叉团绝对能得奖,这高度已经是团子自身的几十倍了吧。

有些式神有些失望,几只一向自持稳重的童男准备散了,然而有一只童女,不知道是刚刚来还是怎么着,站在原处不肯挪窝儿,甚至还委屈地抽搭起来。

…出事了喂,都是叉团你的错。

童女最终还是被一只童男劝停了。不过不再委屈的童女离开的时候,叉团微不可见地动了动。青坊主刚刚送走委屈的童女,察觉到叉团的动静,惩罚式地捏紧那个胖团子。叉团先是挣扎了一番,无果后冲青坊主眨巴眨巴眼。

不,你刚刚是醒着的,不要骗贫僧。使劲捏。

卖萌也没有用。还是使劲捏。

“啾?”

青坊主收到暴击。

各种意义上的,叉团居然还可以放技能,一记缩小版的的黄泉之海喷涌而出,青坊主免费洗了个脸。不过威力似乎也相对减弱了,青坊主血皮都没掉,怒气倒是上来了。

算了,叉团不禁打。












叉团被青坊主摆放在蒲团上。

青坊主相当于寮宠,不被委任去大型战斗,偶尔和一群达摩出去接受委派任务,再偶尔蹲蹲两三星的太阴。换句话说,就是个仓管。

这也是晴明放心地把叉团交给青坊主的原因之一,青坊主闲暇时间多。

还有的原因大概就是青坊主性情平和,不会一言不合就把叉团吃了什么的。不过说起来,叉团真的能吃吗?

“以后就是贫僧来照顾你了。”青坊主端坐在叉团对面,一本正经地伸出手。

“…”叉团没有理他,白了他一眼,开始滚来滚去。

青坊主看着满地乱滚的叉团头又疼起来了,他擅长照顾人,照顾妖怪,但是独独不擅长照顾团子。

其实要说不擅长照顾的…恶鬼他也不擅长照顾,只不过这个是不一样的。

以前夜叉偶尔会一身血地跑回来,(当然是萤草无力把他拉回来强硬治疗的情况)并且拒绝所有的式神为他治疗,不要说青坊主就是令人敬重的惠比寿要靠近都会被赶走。恶鬼是不让他照顾,但是团子不一样。青坊主根本弄不明白团子的生理结构,怎么照顾啊。

“啪。”

抬眼一看,霍,叉团把茶杯打翻了。

说起来,叉团要吃东西吗?如果身为妖怪倒没有这么麻烦,妖怪不吃东西也无妨,像恶鬼那样的渴求事物也只是化鬼时的强烈欲念。但是叉团身上的妖气很微弱,甚至身上真的有一种淡淡的食物气味…

好像是昨天萤草做的蓝莓馅儿团子…

再一抬眼,霍,叉团把放点心的碟子拱翻了。弄得一摊狼藉也不见得有多少愧疚,也不吃什么东西,就漫无目的地滚来滚去。

这该不会真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可以吃的团子吧。

青坊主刚刚用这个念头平复了一下自己,就看见叉团停止滚动,冲他又翻了个白眼。

“…!”

青坊主揉着太阳穴,开始觉得拿个签子把他钉在碟子上放在佛龛前供奉会不会好一点。让佛祖把这个孽障收走吧…

tbc.下章有狐琴

50粉点梗什么的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粉了…
你们要不要点梗什么的,虽然很多梗我可能都不会写但是我会尽量…|ω・)
阴阳师的话其实我cp都可以吃得下去,不过写的话…除了狗崽,因为真的不会写😂
夜青狐琴会好写一点_(:з」∠)_
毕竟这两对是我心头好诶

不是很会写be,如果有就是短篇be

24早晨截止,零评就real尴尬了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一)

一个不一定会填完的坑。
玩了个声优梗,所以不是变小而是直接团子化,是真的团子…
小学生文笔,有副cp狐琴
夸奖也好批评也好无所谓,批评的话记得砸鸡蛋和番茄,正好炒一炒就是一道菜x

—————————————————————————————————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一)

在某个月黑风高夜,夜叉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柔软团子。

于是青坊主一个侧身,差点就把叉团挤出馅来。

所幸变形的夜叉还保留着发声能力,一声凄惨的尖啸把划破天际。那叫声太过凄厉,就像是手指甲在砂板上狠狠地划过的噪音。离他,不,它最近的青坊主自然是醒了,但被那种奇异的声音惊悚到四肢发软,半天没爬起来。

简直就是精神污染。

既然醒了,那就想对策吧,可是有什么可想呢?夜叉才三星刚满,战斗力不算高,镇压阴界之门时前几回合才会用一用,如果夜叉能尽快恢复原样,那寮里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

不过看夜叉这副样子估计是不能自理,那就就在这里好了,反正就是在青坊主那边发现的。

这团子上附带的妖气的确是夜叉的。

不过夜叉为什么会半夜跑到自己这里,还奇怪的变成团子?半晌后恢复过来的青坊主百思不得其解。

算下来自己和夜叉并无太多交集,寮里和夜叉关系最好的要算是妖狐、妖琴师和般若…自己才刚刚来到寮里没几天啊。

夜叉团子动了动,从青坊主手臂下挤了出来,叽了一声。青坊主急忙捞回来,夜叉团子啾啾啾地“喊”了起来,还很没力度地咬了他一口。

看来夜叉团子也没办法回答他的疑惑,它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声音,简直就像一个只会卖萌的神奇汤团,只是联想起夜叉平时的模样青坊主没法把它和卖萌联系起来。

“啾…”

好吧,当他没说。

青坊主把这个团子捡起来,放到两膝间揉揉搓搓。

叉团全身都是柔软的,只有头上两个紫黑色的小角是有些硬的,手感特别好。被青坊主揉搓的叉团没有再反抗起来,青坊主放弃了睡个回笼觉的好机会,一揉就是半个时辰。恍惚间他生出了一些怀疑,这样的一个团子真的是夜叉变的吗?

若要说是平时,自己哪怕碰一下夜叉夜叉也得置气很久。

他的意识就这么恍恍惚惚,等他回过神来,天已经快亮了。


“这是…夜叉?!夜叉怎么会变成团子?”

啊…问贫僧干什么,贫僧也不知道。

晴明高深莫测地以扇拍手,一副思索得很辛苦的模样。青坊主坐在蒲团上,望着晴明身后的神龛,不自主地捏紧了叉团。叉团又咬了青坊主一口,还有点想要跳出去的意思。

跳个鬼啊,你跳出去了贫僧也救不了你了。

“怎么才能把夜叉变回来呢?要是变不回来就很麻烦。”

贫僧知道你已经在想办法把叉团往神龛里塞了…

青坊主又捏得紧了些,叉团这下子都叫不出来了。

“阿青你快把他捏出馅来了”,妖狐忍不住发声,伸出狐爪把那个叉团从青坊主手中捞了出来。这家伙觉醒之后还是保持着觉醒前的相貌,但狐狸面具并无影响青坊主看出来他憋笑憋得很辛苦,“还有他应该塞不进神龛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那你干嘛把叉团往神龛上凑哦…

青坊主来不及阻止,只能在心里默念一声佛号,没想到叉团上了神龛后神龛光芒一闪,显示只能换一片御札。

“…噗。”

不绝对不是贫僧在笑。

然后妖狐的爪子就被打了一扇子。叉团从神龛上滚下来,滚到妖琴师膝边,被妖琴师捡了起来。

妖狐爪子被打,想重新把叉团抢回来未果,末了还被妖琴师瞪了眼,委屈得很。

青坊主松了口气,晴明再想要从神龛中求个ssr也是不会裂一个没多少价值的式神的。

“哼…反正他这种样子也抢不了我的余音。”

妖狐揉了揉被打的爪子,愤恨地透过面具瞪着叉团。叉团感受的到妖狐对他的不善,也用绿豆大小的眼睛回瞪,还扭了扭像是要强调现在它可以霸占妖琴师的膝头,于是妖狐更生气了。

青坊主有点怕妖狐兴起拿着扇子突叉团,毕竟叉团这个样子怕是连他一记摩诃都受不住。不过叉团很欠扁地在妖琴师膝头扭来扭去,妖狐怕误伤琴师是不会动手的。

不过还说不准,因为妖狐已经把折扇拿出来了。

青坊主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有些头疼,不过他确认了,这个团子绝对是夜叉变的。

——因为夜叉就是个惹事精没错。

脑洞而已

突然跟风,一个千与千寻脑洞

“我记得我掉进河里被人救上来过…那条河的名字…”
“…”
“叫骚叉”
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毒
不过以夜叉的性格应该不是救人,应该是把青推下去又拉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