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一)

一个不一定会填完的坑。
玩了个声优梗,所以不是变小而是直接团子化,是真的团子…
小学生文笔,有副cp狐琴
夸奖也好批评也好无所谓,批评的话记得砸鸡蛋和番茄,正好炒一炒就是一道菜x

—————————————————————————————————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一)

在某个月黑风高夜,夜叉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柔软团子。

于是青坊主一个侧身,差点就把叉团挤出馅来。

所幸变形的夜叉还保留着发声能力,一声凄惨的尖啸把划破天际。那叫声太过凄厉,就像是手指甲在砂板上狠狠地划过的噪音。离他,不,它最近的青坊主自然是醒了,但被那种奇异的声音惊悚到四肢发软,半天没爬起来。

简直就是精神污染。

既然醒了,那就想对策吧,可是有什么可想呢?夜叉才三星刚满,战斗力不算高,镇压阴界之门时前几回合才会用一用,如果夜叉能尽快恢复原样,那寮里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

不过看夜叉这副样子估计是不能自理,那就就在这里好了,反正就是在青坊主那边发现的。

这团子上附带的妖气的确是夜叉的。

不过夜叉为什么会半夜跑到自己这里,还奇怪的变成团子?半晌后恢复过来的青坊主百思不得其解。

算下来自己和夜叉并无太多交集,寮里和夜叉关系最好的要算是妖狐、妖琴师和般若…自己才刚刚来到寮里没几天啊。

夜叉团子动了动,从青坊主手臂下挤了出来,叽了一声。青坊主急忙捞回来,夜叉团子啾啾啾地“喊”了起来,还很没力度地咬了他一口。

看来夜叉团子也没办法回答他的疑惑,它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声音,简直就像一个只会卖萌的神奇汤团,只是联想起夜叉平时的模样青坊主没法把它和卖萌联系起来。

“啾…”

好吧,当他没说。

青坊主把这个团子捡起来,放到两膝间揉揉搓搓。

叉团全身都是柔软的,只有头上两个紫黑色的小角是有些硬的,手感特别好。被青坊主揉搓的叉团没有再反抗起来,青坊主放弃了睡个回笼觉的好机会,一揉就是半个时辰。恍惚间他生出了一些怀疑,这样的一个团子真的是夜叉变的吗?

若要说是平时,自己哪怕碰一下夜叉夜叉也得置气很久。

他的意识就这么恍恍惚惚,等他回过神来,天已经快亮了。


“这是…夜叉?!夜叉怎么会变成团子?”

啊…问贫僧干什么,贫僧也不知道。

晴明高深莫测地以扇拍手,一副思索得很辛苦的模样。青坊主坐在蒲团上,望着晴明身后的神龛,不自主地捏紧了叉团。叉团又咬了青坊主一口,还有点想要跳出去的意思。

跳个鬼啊,你跳出去了贫僧也救不了你了。

“怎么才能把夜叉变回来呢?要是变不回来就很麻烦。”

贫僧知道你已经在想办法把叉团往神龛里塞了…

青坊主又捏得紧了些,叉团这下子都叫不出来了。

“阿青你快把他捏出馅来了”,妖狐忍不住发声,伸出狐爪把那个叉团从青坊主手中捞了出来。这家伙觉醒之后还是保持着觉醒前的相貌,但狐狸面具并无影响青坊主看出来他憋笑憋得很辛苦,“还有他应该塞不进神龛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那你干嘛把叉团往神龛上凑哦…

青坊主来不及阻止,只能在心里默念一声佛号,没想到叉团上了神龛后神龛光芒一闪,显示只能换一片御札。

“…噗。”

不绝对不是贫僧在笑。

然后妖狐的爪子就被打了一扇子。叉团从神龛上滚下来,滚到妖琴师膝边,被妖琴师捡了起来。

妖狐爪子被打,想重新把叉团抢回来未果,末了还被妖琴师瞪了眼,委屈得很。

青坊主松了口气,晴明再想要从神龛中求个ssr也是不会裂一个没多少价值的式神的。

“哼…反正他这种样子也抢不了我的余音。”

妖狐揉了揉被打的爪子,愤恨地透过面具瞪着叉团。叉团感受的到妖狐对他的不善,也用绿豆大小的眼睛回瞪,还扭了扭像是要强调现在它可以霸占妖琴师的膝头,于是妖狐更生气了。

青坊主有点怕妖狐兴起拿着扇子突叉团,毕竟叉团这个样子怕是连他一记摩诃都受不住。不过叉团很欠扁地在妖琴师膝头扭来扭去,妖狐怕误伤琴师是不会动手的。

不过还说不准,因为妖狐已经把折扇拿出来了。

青坊主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有些头疼,不过他确认了,这个团子绝对是夜叉变的。

——因为夜叉就是个惹事精没错。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