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二)

这张没什么实质内容
这次脑洞本来就是冲动搬出来的
于是不得不边想边写(扶额)
甚至想挖坑就跑来着x
所以内容有点水果咩(不是有点…)
昨个儿突然找到同好开心到炸飞
所以我准备跪着写完这篇x


——————————(。・ω・。)ノ♡——————————

团子最终被决定养在青坊主那。

其实有很多人想要养这个团子的,青坊主也没有刻意争取“抚养权”…

可是为什么这个团子如今正在青坊主的斗笠上打盹…

回到五分钟前,妖狐自然不愿意养,晴明捂着肝表示不情愿对一个惹事团子给予太多特殊关照。酒吞大佬根本就没有出来看一眼叉团,前些天晴明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砸回来的茨木碎片还养在他那里呢——话说碎片需要养育吗,和茨木一起砸回来的小红花还在仓库里积着灰呢——辉夜姬还是重点照顾对象,姑获鸟和鬼使黑忙于带狗粮…

当然有人愿意养也有条件养,那就是妖刀。妖刀虽然不动声色可是脸颊都红起来了,明显就是想要养的样子。

可是当她向叉团靠近的时候,她从不离手的四十米长刀在地上拖得嘎啦嘎啦作响…没有洗净的血迹,地上拖出来的火星…

哇,平安京长刀杀人狂。

叉团瞥见,立刻吓得尖叫一声,扑进青坊主怀里。

妖刀立刻就不开心了。青坊主只好抱紧这个瑟瑟发抖——等等这个团子戏怎么这么多?!——的团子,往四星满的鲤鱼精那里凑了凑。

虽然并不一定挡得住五星妖刀…

于是妖刀姬也被排除了,因为晴明怕叉团搞事惹怒了妖刀,然后第二天只能吃汤团切片什么的。不过淋上蜂蜜会不会更好吃?咳,开玩笑的…

最后还是推给了青坊主。

于是就形成了这副局面。









虽然夜叉变成了团子,但是脾气一点没有随着身体的缩小而缩小,反而越大地大了起来。

“诶…”

这是站在青坊主住所门口不敢入内的式神们。

青坊主也很无奈,一种童女鲤鱼精们也很委屈。但是叉团坚决地窝在青坊主斗笠上,大有要在上面生根的意向。然而青坊主摘下帽子,叉团就很敏捷地跳走了,离门口那群小家伙始终有一定距离。

半分钟前叉团刚刚从这群小姑娘小伙子的“魔爪”里逃出来。因为平时寮里的大爷之一(还有一个是吞大爷)变小了,好奇心重的小式神们都好奇得如同猫爪挠心。但是又不敢说自己擅长照顾团子,只能等青坊主把团子带回来才来围观。

奈何夜叉果然大爷心性,不愿意被当成吉祥物更不愿意被随意触碰,以团子的体态躲躲闪闪,竟然没让那群孩子碰到分毫。青坊主在一边看得啧啧称奇,走过去想要帮孩子们一把,叉团却跳到他的斗笠上去了。

…如果有平安京跳高赛叉团绝对能得奖,这高度已经是团子自身的几十倍了吧。

有些式神有些失望,几只一向自持稳重的童男准备散了,然而有一只童女,不知道是刚刚来还是怎么着,站在原处不肯挪窝儿,甚至还委屈地抽搭起来。

…出事了喂,都是叉团你的错。

童女最终还是被一只童男劝停了。不过不再委屈的童女离开的时候,叉团微不可见地动了动。青坊主刚刚送走委屈的童女,察觉到叉团的动静,惩罚式地捏紧那个胖团子。叉团先是挣扎了一番,无果后冲青坊主眨巴眨巴眼。

不,你刚刚是醒着的,不要骗贫僧。使劲捏。

卖萌也没有用。还是使劲捏。

“啾?”

青坊主收到暴击。

各种意义上的,叉团居然还可以放技能,一记缩小版的的黄泉之海喷涌而出,青坊主免费洗了个脸。不过威力似乎也相对减弱了,青坊主血皮都没掉,怒气倒是上来了。

算了,叉团不禁打。












叉团被青坊主摆放在蒲团上。

青坊主相当于寮宠,不被委任去大型战斗,偶尔和一群达摩出去接受委派任务,再偶尔蹲蹲两三星的太阴。换句话说,就是个仓管。

这也是晴明放心地把叉团交给青坊主的原因之一,青坊主闲暇时间多。

还有的原因大概就是青坊主性情平和,不会一言不合就把叉团吃了什么的。不过说起来,叉团真的能吃吗?

“以后就是贫僧来照顾你了。”青坊主端坐在叉团对面,一本正经地伸出手。

“…”叉团没有理他,白了他一眼,开始滚来滚去。

青坊主看着满地乱滚的叉团头又疼起来了,他擅长照顾人,照顾妖怪,但是独独不擅长照顾团子。

其实要说不擅长照顾的…恶鬼他也不擅长照顾,只不过这个是不一样的。

以前夜叉偶尔会一身血地跑回来,(当然是萤草无力把他拉回来强硬治疗的情况)并且拒绝所有的式神为他治疗,不要说青坊主就是令人敬重的惠比寿要靠近都会被赶走。恶鬼是不让他照顾,但是团子不一样。青坊主根本弄不明白团子的生理结构,怎么照顾啊。

“啪。”

抬眼一看,霍,叉团把茶杯打翻了。

说起来,叉团要吃东西吗?如果身为妖怪倒没有这么麻烦,妖怪不吃东西也无妨,像恶鬼那样的渴求事物也只是化鬼时的强烈欲念。但是叉团身上的妖气很微弱,甚至身上真的有一种淡淡的食物气味…

好像是昨天萤草做的蓝莓馅儿团子…

再一抬眼,霍,叉团把放点心的碟子拱翻了。弄得一摊狼藉也不见得有多少愧疚,也不吃什么东西,就漫无目的地滚来滚去。

这该不会真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可以吃的团子吧。

青坊主刚刚用这个念头平复了一下自己,就看见叉团停止滚动,冲他又翻了个白眼。

“…!”

青坊主揉着太阳穴,开始觉得拿个签子把他钉在碟子上放在佛龛前供奉会不会好一点。让佛祖把这个孽障收走吧…

tbc.下章有狐琴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