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三)


开场,对面一袭盛装的妖狐一马当先,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随后挥动折扇,紫色的风刃绵绵不绝地从扇顶甩出,木台下的业原之火也仿佛受到牵引,向着阴阳师一行人喷吐烈焰!

“踊れ!荒れ狂う嵐の中で!”

紫色的风刃在空中飞舞,几乎就要擦到妖狐的脸颊。

对手的目标是妖琴师。

妖狐一族是风的子民,他们运用风的能力强过一般妖怪。他们会将自己的妖力灌注在风中,然后让风以刃的形式攻击敌人,就是风刃。

如果说风刃是他们一族的拿手技能,狂卷风刃就是妖狐们的看门绝技。一般是连着两记风刃就会停止,但一些灵活的妖狐会在舞动中掌握平衡,让折扇带动狂风多次切割,爆发出更强大的杀伤力。

通俗的说,这是看脸的。

晴明家的妖狐从来没突超过五下…可这个…

这只妖狐本来不够强大,但这显然是一只老练的妖狐,硬生生突了…四十七下。

就算副本妖怪攻击力不高,可是就算是苍蝇挠痒痒也是整整四十七下。妖琴师血量并不高而且本来也受了些小伤,哪可能承受得住。

对方突完之后,妖琴师的形体也随之消散,变成小纸人了。妖狐忍不住去看了一眼,琴师身上遍布风刃划出来的伤口,有些惨不忍睹。

队伍里还没有桃花。

那边的妖琴师闷哼一声倒下,这边的妖狐就呼吸一滞,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一下,憋得慌。想说些什么来发泄,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晴明空手划了个言灵•星,灵力从虚空中汇集到他们这方,攻击力大副提升。辉夜的火留着,妖狐的回合也到了。

“踊れ!”

妖狐怒吼,甩开折扇,狂卷风刃全开!叠加了御魂•针女以及言灵•星,妖狐战斗力一瞬间飙飞到平常水平之上!

其实也不是没阵亡过,妖琴师阵亡在他之前也不止一次,甚至妖琴师也被对面的妖狐突死过,但是这次妖狐无法平静,甚至感觉到有些郁结。

报应。妖狐突然想到这个词汇,苦笑一声。还真是报应,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做那么多坏事——尤其是那件…

这么想着妖狐手上动作也没有停下,也许是怒火下的突破,一向只能两突的妖狐突了十几下。虽然不比对面的妖狐来的厉害,但对面的妖狐是倒下了,甚至倒下的妖狐还多挨了两三下,阵亡得支离破碎。








叉团轻轻地嗤了一声,然后动了动,无声地滚到走廊的另一边。

膝上的重量消失,正午暖和日光下,昏昏沉沉的青坊主勉强清醒了些。

不久前他已经确定,从本质上来说这纯粹就是个一个沾满夜叉妖气的团子(说不定可以吃?)。这样看起来就像是夜叉自己化形成了汤团子,不过这显然不可能,夜叉会做这种事?叉大爷哪有这么无聊啊。

话说刚刚它在干什么,打喷嚏?

有人咒他吗…

怎么了,变成团子还有人咒他吗。

…能咒他什么,咒他化掉吗,还是咒他滚着滚着就露馅而死了?

说起来这个团子明显就是觉醒叉的样子,那如果未觉醒时被变成团子呢?里面是赤豆馅吗?

这么想着青坊主也被自己逗笑了,全然没有了急着帮夜叉团子解咒的心思。叉团大概是看他分心了感到不满,但是兴许是青坊主笑了吧,叉团没有捣乱。

不用这么着急解咒吧,这样的叉团多放几天也无所谓…毕竟青坊主觉得叉团比夜叉可爱、好玩多了。

以前的夜叉可没有这么好相处,他和寮里一干活跃的式神结下不少梁子,三天两头闹得寮里鸡飞狗跳也就算了,偏偏连寮里没多少存在感的青坊主也深受其扰。——比如夜叉一旦惹到惹不起的主之后就满寮乱跑,不知为何最终总是跑到青坊主屋内,纠纷解决之后还偏要在青坊主住处多都留一会儿,和青坊主扯天扯地。当然咯,青坊主只是单方面听他讲话而已,只当是来了只大苍蝇。

叉团就比夜叉好多了,横竖也只能发出简单的音节,再说这个巴掌大的团子又能怎样作妖。

…而且叉团的手感好极了。青坊主这样想着,把滚到一边的叉团抓了回来。叉团脾气立刻上来了,先是东躲西躲,然后意识到自己身处角落无路可去时干脆自暴自弃地用两个尖尖的角状凸起对着青坊主伸来的手,奈何那对“角”连皮肤都戳不破,只是握上去有点痒。

丝毫不影响青坊主“蹂躏”团子的心情。

…如果叉团体内夜叉的意识够清醒,估计此刻脏话都说尽了。

如果被施咒者知道叉团此刻在庭院里享受日光享受怀抱,而不是和平时一样在觉醒和大蛇层里累死累活地在黄泉水中荡来荡去,施术者估计要气死。

不过施术者暂时应该不会在意这茬了,毕竟施术者也身陷麻烦。

午后的阳光并不刺眼,温暖而柔和。青坊主也没有事情做,不久后就身子一歪沉沉睡着了。叉团乘机从他膝上滚下来,消失在庭院的草丛中。




这一觉睡得有些久,青坊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这个点姑姑差不多应该带狗粮回来了。

不过姑姑这次回来的有些晚,看起来也比平时疲倦不少。不过收获也颇丰——她不仅带回了那几只妖刀预订的狗粮,还额外带回来了几个刚刚满了三星的达摩。

这些是准备给谁的?

算起来寮里三星满的式神有夜叉,辉夜姬,还有的就是一堆摇摇摆摆的奉为达摩。难不成是给辉夜姬的?

“是给夜叉的呀!”姑姑笑着说,“夜叉不是才抱怨晴明有稀有度歧视么,况且辉夜才刚刚来,升星的事情可以缓一缓。”

“诶?”青坊主愣了愣,这才想起来姑姑大概是很早就出去了,根本没心力来关注早晨庭院里的小小风波。所以姑姑是不知道夜叉变成叉团的事情吧…

不知何时叉团也滚出来了,青坊主有些想把它扒拉回去,但是姑姑眼尖已经发现那个团子了。柔软的黑色羽毛一闪,那个团子就出现在姑姑的羽翼间。姑姑深情柔和难掩惊讶,青坊主怀疑她已经猜出了这个团子是谁。

然而姑姑没有。

“这个团子很像夜叉呢…”姑姑称赞着“是你做的吗?不过掉在地上不能吃了…诶,这上面有夜叉的气息。”

“唔…这并不是贫僧做的团子,他就是夜叉。”青坊主只好满脸尴尬地解释。

没想到姑姑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有些失望,说是变成这样就不能升星了。看着姑获鸟掩饰不住的笑意,青坊主觉得她根本没有相信。

不过…真的是准备给夜叉的升星材料?晴明打算先四夜叉吗?

姑获鸟六星,还没有满级,带狗粮对她来说本来就是修行。此刻她已经吃完了晚饭,正准备早早睡觉,顺路捎来几个达摩本就当成睡前散步,离天色黑下来还早,姑获鸟索性在青坊主这坐下来,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其实让夜叉先升星是我的提议…”姑获鸟用羽翼掩着嘴笑了起来,“不要看夜叉吊儿郎当,其实夜叉也是一个可靠的孩子。”

可靠的孩子?

“…????”青坊主的表情像是听到有人说酒吞是红叶黑。

“我带夜叉的时候,夜叉从来不抢火…”不不不那是他抢不过姑姑你吧,姑姑你飒一下对面就死光了哪里还有他的回合啊!…“而且就算是拿到火也很努力呢。”

青坊主回忆了一下,也对,夜叉似乎状态再差也能两突…

“而且夜叉来寮里的时间比辉夜长…总之,是一个惊喜哟,晴明大人也没有意见,毕竟是姑姑用自己挤出来的时间带出来的狗粮。要保密啊?”

青坊主想说夜叉就在这里啊还怎么保密,但是转念一想就他这么一解释姑姑未必相信,也就释然了。况且一直多动症发作的叉团在姑姑羽翼见就像一个真正的团子一样无声无息。

姑姑寒暄了几句就走了,不过后来的几句也没有听得多清楚,只是一味应和,大多听下来都是些今天那些式神惹了点什么事情,今天晴明又抽出了什么啦…姑姑走后,青坊主望着那几个白达摩发了很久的呆,直到天都黑透。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

他说他忘了什么,原来那个团子还在姑获鸟那里。

等下该不会被扔了吧!




————————(。・ω・。)ノ♡——————

那啥最近更新可能会慢下来,但是我会努力的,恩…这章还是水得一比的一章啊…咸鱼躺。

晴明的部分设定代表我
以及业原火妖狐突了四十七下是我数的但是不确切,为什么妖琴没跑过是因为当天他的速度媚妖被我放兔子身上充数没取下来。打的时候我看的,对面妖狐开场先突,结果妖琴先死了,我家很难得地突了十几下,把那个副本妖狐突死了
顺带吐槽,每次换式神都在ssr里找姑姑😂在sr里找草…
以及你们家式神有什么好玩的名字么?
比如我家啊
青坊主叫谁也不渡,夜叉叫爱渡不渡
妖琴师叫余音不给,妖狐叫爱给不给
鬼使白叫不是你弟,黑哥叫爱认不认

青:我觉得他们画风不对啊?
琴:从此他们永远无法得到余音和鬼火…
白:炸死算了。

来啊,评论区一起聊聊式神的取名方法(?)

评论(3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