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三)补完尾巴

事实上团子不是被姑姑丢了,而是自己趁着青坊主和姑姑不留神滚走了——青坊主居住的别院里草木茂盛,可供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团子瞬间消失的契机不要太多。

叉团非常有目的性,它灵活地行动,最终在一个草丛中停下——再往前几米就是属于妖狐的住所。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味道,那是异国的熏香,没想到妖狐真的如他所夸耀的一般有这种奇怪的东西。果然是撩妹狂魔就一定得有些奇怪的东西。这种熏香具有安神的作用,是淡淡的一缕幽香。如果是旁人一定会陶醉的,但是叉团毕竟是恶鬼团子欣赏不来,而且也吸不进太多这种气体,所以叉团并没有迷醉。

不一会儿叉团发现了夹杂其中另一股妖气——那股妖气属于妖琴师。

如果有谁现在扒开草丛就会发现一个惊讶的叉团,你看它的绿豆眼都睁得蚕豆一样大了。

因为叉团也没有认真听姑姑的话,在不属于一个团子的智商上线的时候叉团全程思考逃跑路线。所以他没想到妖琴师会在妖狐房间里。

有点可惜,白来了。如果妖琴师在,出于各种原因,叉团是不愿意出场的。

算了,自讨没趣,走了,不知道青坊主那秃驴会不会…

然后就被捡了起来。

…酒吞,你大爷。




放——我——回——去!

这是夜叉心中唯一的想法。

他特别想回去,虽然青坊主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来了这个寮就变得傻的可以,还一直搓它搞的他没法好好休息,但是那种待遇比起现在来不要好太多。

为什么酒吞晚上遛弯儿会把那个五十分之一茨木拿出来???啊???还放在肩膀上!!!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大江山扛把子!

没错,现在叉团被酒吞捏在手里,鬼王大人肩膀上某个小它一半但是周围的怨气都要凝聚出实体的白色毛球还试图冲下来,虽然它就只有一个婴儿的拳头那样大小却又一种百万恶狗下大山的气势——这个是茨木碎片。

…为什么一个碎片会长成这样。也是很迷。青坊主的碎片就不是这样的。

"哟,变小了还这么活跃?"酒吞捏了捏叉团,不知道是手感太好还是怎样啧了一声,茨木团子的不满情绪更甚,叉团怀疑如果这团子有嗓子估计就是几声嘹亮的犬吠。

酒吞,你是不是忽略了你不剪指甲这个事实。

夜叉第一次觉得青坊主是何其温柔,酒吞这么一捏他吱都没来得及吱一声就感觉一阵窒息,也亏叉团的迷之构成,酒吞渐渐的指甲几乎都要戳进去了还没有破,但是叉团在那一刻深深感到自己是不是要漏出馅。

酒吞可能是真的是执意想看看叉团的馅料是什么颜色的,捏起来没有个停。

捏吧捏吧大佬,捏完了放我回去。

叉团想死。


————————————————————
这篇文里叉团和大师的关系没这么简单啦
明天争取来一发粗长
最近旅游回来…事有点多见谅
50粉反文我会努力的
然而已经快100粉了掩面哭泣
我会努力的!!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