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特是个球_

雀之羽 安卡利瓦尔格 可勾搭
沉迷阴阳师,cp杂食

如果夜叉变成团子(四)

身为式神青坊主很少做梦。他的传记并没有完全解锁,所以他只依稀记得成为式神之前的一些片段式记忆。

他现在只模糊地记得他“生前”的事情——也就是身为人类时候的事。

他在梦中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觉看着一切,看着那个小和尚在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寺庙里度过的点点滴滴,小和尚永远背对着他,但是青坊主知道那是自己。

寺里一直传来击打木鱼的声音,梦里有人贴在他耳边轻轻的一直重复一句话他听不清的:“…浮生一梦…”

那种感觉很奇怪,每次从梦里醒来青坊主都觉得心悸不已,明明梦到的都是自己生前的日常,却会莫名其妙惊醒,同时有一种遭遇了很恐怖的事情的感觉,甚至有时候会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只当自己修行不够还会被旧事所扰也没在意,但是却对自己的“传记”有些好奇。

比如自己是怎么堕妖的?堕妖之后再到被阴阳师召唤也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他是天生的四星,而那多出来的两颗星应该是来阴阳寮之前自己修行的成果吧。

但是约莫是传记没解锁的原因,他非但想不起来,还越想头越疼,甚至有点胸闷气短…

…胸闷气短?

在半睡半醒状态间的青坊主好歹清醒了些,抬起手臂放到胸前…

鬼角。他摸到了一对光滑坚硬的鬼角,凉凉的,还带着弧度。

寮里有这样的角的只有夜叉。

轰隆一声惊雷,天际被闪电照亮,青坊主看清了,那就是寮里的夜叉,此时这家伙正趴在自己身上,一身擦伤,有的地方甚至还有血迹,简直就像被一群跳跳犬咬过一样。

然后青坊主就醒了,是真的醒了。

被叉团压醒的。

为啥这么个小团子也这么有压迫感,青坊主把那个看样子也在睡梦中的团子从胸口取下来,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一边的天泛起了鱼肚白,另一边的天被夜穹笼罩着,黎明将至了。青坊主这么想着疲倦地翻了个身,顺带把叉团圈进怀里。

如果现在再睡一会,也许还会做个梦。


夜叉变成了叉团,战斗力虽然不确定又没有掉下去,但是晴明坚决认为带着巴掌大的团子出去掉价,于是妖狐被召唤到战场上的几率更高了。

“寮子里还有那么多其他式神为什么偏偏是小生!”妖狐挑眉抗议。虽说妖狐是个觉醒了的妖怪可是他仍旧是觉醒前的打扮,有着面具的遮挡他就是眉毛挑到天上也没人看。

“因为你和叉子都看脸,属性差不多。”晴明懒得和妖狐多费口舌,随便扯出一句,并且无视妖狐隔着面具飞出的谴责眼神,“好了好了别闹了,今天吞大佬带你们。”

“为啥是酒吞?!明明是姑姑一飒就能解决的问题!”

“因为你们的姑姑太过劳累受了风寒,身体不舒服,本大爷带你们你们有什么意见?”酒吞不耐烦地瞥了眼妖狐,盔甲闪着寒光,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但是却因为他肩膀上那个白毛团大打折扣——五十分之一茨木太粘酒吞。

妖怪会受风寒?答案当然是不,妖怪几乎是不会生病的。只不过姑姑是在劳累,每天早出晚归,操心地羽毛也没有那么有光泽了。

不…小生没有意见。知道酒吞是姑姑带起来的,大约是受了姑姑的影响对寮子里的式神始终有一种保护欲和责任感,虽然大爷架子在那可是偶尔贫嘴是没有关系的,可是震慑到妖狐的反而是那个毛团,总觉得有一种可怕的存在感。

…还有一种无形的气场,怎么说,圈定领地?

“诶…”妖狐叹息。

不过看到旁边站着的妖琴师也无所谓了,反正如此好韶光,又有美人相伴,下个本多打一会,岂不美哉?当然,能牵个手什么的就更美滋滋啦,可惜他和妖琴师一左一右立在酒吞旁边…而且他刚刚是白了我一眼吗?

今天也在心塞的妖狐依然只突了两下,幸好酒吞并不在意鬼火的去留,换作寮子里脾气不太好的座敷可能会忍不住揍他一顿。

就是这样不洗脸的自暴自弃行为导致妖琴师的余音无一例外地都落在吞大爷身上,妖狐心更塞了。

后排目睹一切的神乐觉得自己应该问问夜叉平时用什么洗脸的,妖狐这样还有救吗。

所以这一切都是叉团的错,如果夜叉在他这会就不用上战场了,舒舒服服结界里呆着不好吗!

可惜自己的位置居然和夜叉掉了个个,现在在结界里呼呼大睡的是叉团没错了。

不过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整叉团的妖狐一点也不知道夜叉身为团子其实战斗力一点也没掉,正在寮里把一群小R卡们逗得嘻嘻哈哈。况且就算他和夜叉脸都没好到哪去,夜叉一叉子下去保底输出也比他高。


“啾~”黄泉之海!

一股水流从庭院水池中涌起,溅起的水珠洒了旁边的小R卡们一脸。小式神们中并不乏善于控水之辈,可是见到一个善于控水的团子还是都忍不住要大呼神奇。更何况这个团子还叼着个被刻成叉子形状的木片,这就更神奇了。

那个迷你叉子是青坊主闲来无事做的,做的有些拙劣,然而叉团却对这个木叉十分满意,就出去显摆了。

最近庭院也是被酷暑袭击,呆在寮子里无所事事的式神都热的发慌,只想安静地呆着,吸血姬更是连血也不想喝,最嘴欠的般若干脆变回小纸人连话也不说一句。所以对于庭院中的喧闹也没有谁有什么意见,小式神们喜欢玩闹,酷热并不能影响到他们,更何况鲤鱼精还好心给他们发了泡泡。青坊主安静地坐在树荫里,看着他们玩闹,露出了个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微笑。

他以前应该是没有这样的生活的,不论是生时还是为妖后的日子。

这么想着他脸上突然间溅到了水花,反应过来去看,夜叉打激起的水柱不停地从池塘里冒起,弄得周围走些狼藉了。仗着鲤鱼精给的水泡小式神们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欢呼起来,甚至有些式神记起了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青坊主觉得叉团在偷瞄自己。

————————————————————————————
大家照顾好自己
这儿感冒了…鼻子完全排不上用场,喝口汤都感觉要窒息
顺便就是这么一说,叉团和青以前是有故事的x
不见得是好的故事,不过文风走向是欢乐的放心

什么我已经一百粉了吗?等我先把五十粉返文填了吧
你们还要看微信体吗
不要看我也做xxx

评论(4)

热度(45)